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我说我心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月是故乡明  

2014-07-13 11:02:38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       久居喧嚣的闹市,眼睛早已习惯霓虹的绚丽,而那宁静山村中的月圆夜晚,却常常萦绕于我的脑际。

        夏天的夜晚,皓月当空。晚餐后,孩提的我们就把家里的板凳啊·长头櫈啊·躺椅啊·小娃娃櫈崽子啊全都搬到堂屋前的地坪中,热切地等待着劳作了一天后的父亲·母亲冲凉后,躺在如水月光下悠闲的聊天。也许,这时候才是长辈们感到最最惬意的时间,没有白天的喧嚣,也没有了为一天生计而奔忙的算计和担忧,懒懒的躺着·闲闲的聊着;时而摇几下手中的大蒲扇驱赶山村中惯有的盯人厉害的花脚蚊;猪栏里的猪不久就可出栏;兄长的手艺是队里最好的,拿公分也是最高的;谁谁家的孩子读书最用功,将来一定最有出息;《红楼梦》是把美好的东西毁灭给人看所以称其为悲剧;《三国》中的周瑜是气量太小所以被气死;武松的勇猛,猪八戒的憨玩······海阔天空·无所不谈,时而气愤难平,时而欢欣笑语。懵懂无知的我们姐妹几个,在追逐嬉闹疲劳后,亦或在父亲说书时的哀婉叹息中,亦或在母亲“月光光·地光光········的古老民瑶中朦胧睡去!

        最热闹的夜晚莫过于大姐回娘家的日子。大姐能歌善舞,她一回来,准有一场联欢音乐会:父亲的二胡,大哥的笛子,二哥的唢呐,二姐的口琴,我们姐妹几个就唱啊·跳啊,欢呼啊,常常引得村民们情不自禁的加入到我们的家庭聚会中来·····依稀记得父亲那时被打成“臭老九”下放改造,出身大家闺秀的母亲放下自己,不离不弃追随“右派”父亲寄居在姥姥家,在高粱饭南瓜汤的清贫生活及“人性扭曲的文革浩劫”的精神重压下·却教会我们坚韧·乐观·永不低头!

          每当月圆的夜晚,我总爱把房间里所有的灯光熄灭,伫立窗前。举望皓月依然如当年,但却怎么也找不到故乡那清澈如水月光下的宁静和温馨。

       张扬的都市霓虹啊,你的绚丽多姿永远也挡不住我对故乡月夜的追忆!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0)| 评论(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